首頁 > 熱點新聞 > 正文

2020高三作文備考熱點素材:“教育懲戒權”時評精選(既應考也育人)

更新時間:2019-07-18 05:55:07 點擊數:159 來源:本站

  高考作文思維是王道。有思維,才能審準題;有思維,才能用好素材;有思維才能思想深刻;有思維才能妙筆生花。

  作用:在孩子成長過程中,完整的教育需要適度懲戒,這既是令孩子更深刻地認知是非對錯,亦是培養其規則與責任意識的必要手段。

  某些家長擔憂懲戒權是否會過度使用,是否會挫傷學生的自尊甚至身心健康等,應該說,類似擔憂有其合理性。

  教師懲戒權話題再度引發社會關注。教育部有關負責人日前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將按照《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相關要求,研究制定實施細則,明確教師教育懲戒權。這意味著,教師的懲戒權已不只是于理論理念上的探討,而要步入具體規則的制定,從而在法律法規層面為教師用好懲戒權鋪平道路。

  曾幾何時,懲戒權幾成敏感話題,教師該不該有懲戒權?懲戒權與變相體罰有何區別?諸如此類問題,時常引發的爭議。隨著賞識教育理念的勃興,以及人們權益意識的提高,許多老師都陷入“不愿管,不敢管”的困境。尤其是當老師的嚴格管教動輒引發與家長的矛盾沖突,面對一些孩子的違紀違規行為,或公然破壞課堂秩序,老師們深感束手無策。

  為此,一些省市近年開始嘗試以地方立法的形式授予教師懲戒權。如廣東省和山東青島市均在學校安全條例或管理辦法中明確這一權限。在類似地方法規的制定與討論中,人們對教師懲戒權的認識漸趨明朗,從抵觸、排斥到漸漸形成共識,大多數家長對此表示理解或支持。

  其實,懲戒權在我國傳統教育中從未缺席,眾所周知的“戒尺”打手心可謂典型場景。這種懲戒手段的消失也就是近幾十年的事。因此,恢復懲戒權其實也是回歸常理常規。在孩子成長過程中,完整的教育需要適度懲戒,這既是令孩子更深刻地認知是非對錯,亦是培養其規則與責任意識的必要手段。事實上,完全摒棄對孩子的懲戒既不可行,也令不少家庭深陷迷茫甚而教訓沉痛。

  過去許多家長一聽懲戒權就神經緊張,這是對懲戒權的誤解,以為懲戒便是體罰。固然,懲戒中難免會有體罰內涵,但那只是其中很小部分。從國外的實踐看,懲戒包含諸多手段,如令其離開課堂、罰做某件事、早到校晚離校、停課幾日或勒令轉學等。

  某些家長擔憂懲戒權是否會過度使用,是否會挫傷學生的自尊甚至身心健康等,應該說,類似擔憂有其合理性。畢竟,既是懲戒就帶有一定強制性,在實施過程中,若遭遇學生的或反抗,會否引發師生沖突,或學生權益受損有無救濟渠道等,都關系到懲戒權的運用合理及正當與否。

  正因為此,未來教師懲戒權實施的成敗關鍵還在于“戒尺”的尺度、標準以及使用規范等。這就涉及實施的細則制定,包括基本原則、懲戒形式、實施范圍、具體程序、相關監督等。如有些國家禁止教師單獨體罰學生,而需有其他教師做證人等。總之,懲戒權細則要有可操作性,同時,亦讓學生懂得其錯誤行為將受到何種懲戒。只有嚴密、規范的細則才能確保教師與學生雙方的權益。

  教育一直受到全社會的關注。最近,《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一出臺,人們就注意到了“意見”第14條當中的一句話:“制定實施細則,明確教師教育懲戒權。”教師懲戒權很自然地成了人們熱議話題,其中不乏對教育懲戒現狀的片面認識,對懲戒權的不太恰當的理解。這些議論讓人感到,教育懲戒權的制訂和使用,要慎而又慎。使用稍有不當,后果可能是難以預料的。

  “意見”出臺后,聽到最多的一句話是:“懲戒權又回來了!”過去,確實是沒有成文的懲戒權,但懲戒行為一直存在,也沒有明文禁止,也就是說,一些教師一直擁有實際上的懲戒權。沒有明文的懲戒細則,教師的懲戒就不可避免地有隨意性,帶有情緒化成分,而理性不足。這樣的懲戒,容易演變成師生糾紛、老師家長之間的糾紛。在法律法規層面規定懲戒權,制訂懲戒細則,有望避免或減少這類糾紛。

  很多人認為,明文規定懲戒權,可以解決老師“不敢管”的問題。但是,無論“不敢管”的問題解決到何種程度,另一個極端卻是要警惕的:過度依賴懲戒,以懲戒代替其他教育方法,把教育簡單化。因此,在制訂懲戒權細則時,明確懲戒權使用范圍特別重要;或者說,要特別強調:明文規定的懲戒權使用范圍之外不能使用懲戒權;明文規定的懲戒方法之外,教師不能自行發明、使用懲戒方法。要考慮出現這種越界懲戒如何處置,如何挽回過度懲戒、濫用懲戒造成的后果。

  懲戒權一旦形成文字,就具有了統一性,統一性即剛性。另一方面,學生的個性氣質或心理特點又是各不相同的,家庭環境也各不相同,因此學生對懲戒的反應會不同,對懲戒的承受力也不一致。有的學生“心太大”,對懲戒可能無感;對另一個學生可能就是不可承受之重。另外,家長對懲戒的理解和反應也會不同;家長的反應很可能影響到學生對懲戒的反應。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呢?還是因人而異、因材施教(懲罰也是教)呢?這些既是教育倫理問題,也是具體操作問題;在實施懲戒權之前,對這些問題要有充分的估計、預見。

  在校園內的各種關系中,師生關系是最重要的關系;所有教育、教學行為的效果的實現,都以師生之間的信任為基礎,以教師是否得到學生信任為基礎。懲戒權的實施更是如此。

  對師生關系懲戒權實施細則的制訂和出臺是在國家層面進行,但是懲戒權的實際使用,是在教師與學生的個體之間進行的,是教師與學生個人之間的互動。因此,教師與學生的已有關系,是懲戒權實施的前提。師生之間已經建立了信任關系的,懲戒權容易取得較好的效果;即使在懲戒權實施過程中,對師生關系形成一定的沖擊和考驗,而結果則可能是師生信任的進一步鞏固。如果沒有師生信任這個基礎,懲戒可能擴大師生之間的矛盾與裂痕。不得不說,目前師生之間,尤其是教師與家長之間的信任比較薄弱。因此,教育懲戒權的實施,應該慎而又慎。操之過急,可能事與愿違。

  據報道,今年5月,山東日照五蓮縣二中班主任楊某用課本拍打逃課學生,被學校停職一個月,取消評優并師德考核不及格。日前五蓮縣教體局下發文件,對楊某追加處罰,要求學校新學期不再聘用楊某,并將其納入信用“黑名單”。五蓮縣教體局一名工作人員介紹,責成學校不再聘用楊某,是指五蓮二中不再聘用他,其他學校還是可以聘用。

  不少網友對當地教育部門追加處罰頗為不解,認為雖然沒有剝奪楊某的教師資格,但如此處罰對他能否繼續從教影響很大,將其納入“黑名單”,至少令其短期內很難找到工作。對此事的普遍反應是“處罰過重”。

  當前,無論是教師懲戒學生,還是教育部門處罰教師,都很難做到嚴格意義上的有法可依。最近頒布的《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提出,“制定實施細則,明確教師教育懲戒權”,但現實中教師懲戒學生面臨困境。呼吁加快制定實施細則,以明確懲戒教育的尺度,把教師從懲戒教育的困惑中解放出來。

  要糾正違紀違規學生的不良行為與習慣,需要進行適當的懲戒,但何謂適當的懲戒,目前缺乏明確的規定。比如教師罰站學生,是懲戒還是體罰?要落實教師懲戒權,就必須有懲戒的細則,要根據學生違紀違規的具體情節,明確誰來進行懲戒,進行怎樣的懲戒,教師如果濫用懲戒權,要對教師進行怎樣的處罰等等。

  對于學生的課堂違紀行為,為維護課堂秩序,教師應該有直接懲戒權,細則應該明確學生有哪些違紀行為,教師可以進行怎樣的懲戒。比如,學生上課高聲喧嘩,破壞課堂秩序,第一次教師可以提出警告;如果警告后學生再違反課堂紀律,教師可罰站學生5分鐘;如果罰站后,學生還不遵守課堂紀律,教師可把學生請出教室,交給保安處理。教師嚴格按照這一細則進行懲戒教育,就不會再陷入是懲戒還是體罰的爭議。而對于學生在課堂之外的違規違紀行為,那就屬于校園公共事務,對這類行為的懲戒權,就不在教師手中,而應該由學校按校規處理。

  如果教師超出細則規定處罰學生,被學生和家長投訴,那教育部門、學校應該成立獨立的調查組進行調查。在調查過程中,要聽取當事教師的申辯,調查組要根據調查結果,做出處罰建議,再由學校、教育部門進行最終的處罰。這就能確保處罰依據事實,公平、公正。不根據事實,為平息家長的意見而問責教師,會讓更多教師在教育學生問題上采取消極的態度。

  五蓮縣二中教師楊某處罰逃課學生,用書本拍打,算得上體罰學生,超出了懲戒教育的范疇。如果對于學生逃課行為有明確的懲戒細則,規定這類行為屬于違反學校規定(而不是課堂秩序),要教師把學生逃課情況報告給學校,由學校的學生事務中心(這一中心應由校領導、教師代表、家長代表、學生代表、專業人士共同組成)進行調查,根據調查結果,按照校規對學生進行處罰,那么,教師在面對學生的逃課行為時,就會按懲戒細則進行,而學生因逃課被處罰,也會“心服口服”。

  當地教育部門在對楊某進行處罰時,也沒有按照嚴肅的程序進行。總體而言,第一次處罰基本是可以接受的,畢竟楊某的懲戒行為過頭,涉嫌體罰學生,違反師德規范。之后為何要追加處罰,還把楊某納入“黑名單”,教育部門應當給出合理合法的解釋,否則就難以令人信服,會讓人覺得處罰過重。

  任何對教師和學生的處罰依據都應該公開,而不是遮遮掩掩,這是依法治教的基本要求。沒有清晰尺度的教師懲戒學生,以及不問青紅皂白對教師問責,都不是依法治教。

  據新華社報道,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9日在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將按照日前印發的《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相關要求,研究制定實施細則,明確教師教育懲戒權。

  首次提出要“明確教師懲戒權”,很多人便認為這是“允許適度體罰”的信號,其實是一種誤讀。一者,我國《未成年人保》等法規,都有“禁止體罰”的明文規定,部門文件不可能與法律相悖;二來,呂玉剛司長也表示,雖然提出懲戒權是針對教師對學生不敢管、不愿管的現象,但現實中也“存在一些過度懲戒的行為,甚至體罰學生,這也是不合適、不應該的。”

  “教育”本就包含兩個方面,除了教授和引領,對行為進行規范亦不可或缺。遺憾的是,在禁止體罰之后,一味提倡賞識教育,強調循循善誘、潤物細無聲,事實上讓不少“熊孩子”對規則缺乏敬畏,無形中增加了管教的難度。教育的形式當然是多樣化的,可離開了懲戒這一手段,難度和效率便會幾何級提升,加上缺乏動力,部分老師看似不負責任的做法也就不難理解了。

  何謂適當的懲戒,關鍵在度的掌握。體罰是以故意施加疼痛來逼迫其改正錯誤,自然很容易對學生的身心產生傷害,所以并不值得提倡。然而,既然是懲戒,一定要讓對象感到“不適”,否則就不會有效,所以,教育懲戒的方式方法就十分重要了。譬如,日本就有類似的規定:讓學生餓肚子不回家是體罰,學生犯錯罰掃地是懲戒。在美國、英國等國家的規定中,即使允許體罰,也要遵守以下規定:家長同意;不在公開場合進行;有第三人在場作證;考慮學生的性別、年齡及身體狀況等。凡此種種,都是在保證懲戒效果的同時,盡可能規避負面后果。

  如此來看,除了口頭批評之外,通報批評、寫檢查、給處分,以及取消部分權利、到指定教室自習、罰做勞動等方式,都屬于教育懲戒可以考慮的范圍。此外,教師的懲戒除了要有法律和文件“撐腰”,更離不開家長的支持。適度懲戒既關系到師道尊嚴,本質上也有利于學生,這也是家校合作必須要達成的共識。

  而要讓教育懲戒權落到實處,還需明確懲戒權的實施范圍、程度和形式究竟是什么。因此,下一步實施細則的推出,值得期待。

  學生犯了錯,老師當然得管,否則就是失職。但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教師該不該有懲戒權,卻成了莎士比亞式難題,反復被提及,卻一直無解。今年全國期間,全國代表、邢臺學院文學院教授陳鳳珍建議,為了使學生少犯錯誤健康成長,使教師擺脫管與不管的兩難境地,使中小學校學生管理進入正常軌道,有關教育的法律法規中應該包含教師在必要時候行使教育懲戒權的條文。

  能否賦予教師懲戒權,先要厘清懲戒的含義。這個詞之所以敏感,是因為人們習慣性地把懲戒和懲罰甚至體罰相混淆,一旦提起,腦回路就會跳轉到或更久以前的畫面——一位身著長馬褂的私塾先生,手里拿著戒尺,遇到調皮搗蛋的學生,就會掄起板子打。汪曾祺在《我的初中》一文中回憶他的初一、初二國文老師高北溟先生時有過這樣的描述:高先生教書很嚴,學生背不出來,是要打手心的。汪曾祺的堂弟挨過多次打,因為他小時候極其頑皮,不用功。后來,這位堂弟發奮讀書,成了著名的心臟外科專家。舊時代的戒尺是暴力的代名詞,但辭海對懲戒的解釋是“懲治過錯,警戒將來”,也指引以為戒,即以過去的失敗作為教訓。可見,懲戒重視的是結果,體罰則是規訓的過程和手段,二者之間有著本質的區別,談懲戒即色變實大可不必。

  所謂無規矩不成方圓,僅就懲戒的方式而言,有口頭提醒、背誦課文、寫檢討甚至告知家長等等,用體罰來管教學生簡單粗暴,是最低級最懶惰的選擇,會造成兒童的身體傷害,在其心里留下難以彌合的陰影,還會滋生社會戾氣。網上曾瘋傳一段視頻,一位初中老師因二十年前動手打人,被成年后的學生以暴制暴攔路掌摑,該男子在被抓后承認自己打人有錯,但指稱老師也有責任,足見體罰貽害之深。

  隨著未成年利保護意識的提升,被誤認為體罰的懲戒逐漸遠離校園。加上有些家長對學生進行過度保護,對少數老師不當教育行為的過度渲染,造成老師該管而不敢管。最極端的案例是“老師罰學生,抓老師”所激起的紛擾。只因一名女學生遲到老師讓其罰站幾分鐘,身為派出所副所長的父親,就驅警車直入學校,將株洲縣育紅小學三年級某班教師帶走并關入審訊室7小時。當教師因管教學生而要為自己的人身安全擔憂時,懲戒教育自然就成了禁區。

  無論是家庭還是學校教育,最完整的方式是獎懲并舉,該表揚的表揚,該修正的修正。所以,問題的關鍵不是該不該懲戒,而在于如何把握懲戒和體罰的邊界,怎樣獲得家長的理解、認同和支持,以消除誤會,減少阻力,贏得信任,達成最佳的教育效果。去年底,常州市局前街小學力排眾議,醞釀推出懲戒制度,為此,專門召開了一場由教師、心理學專家、法律界代表,以及學生和家長參加的聽證會,論及的懲戒方式包括批評、加倍勞動、取消部分特權、沒收、、誦讀、隔離、陪讀等八種,此舉在社會上產生強烈反響,獲得很多家長的肯定,為家校聯合推進懲戒教育回歸校園提供了很好的樣本。

  懲戒沒錯,體罰不該;賞識可以有,管教不能少。教師法明確規定,教師有教育的權利,學校有處分的權利。懲戒作為教育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和義務教育法以及未成年人保規定的“不能對學生實施體罰和變相體罰”并不矛盾。賦予教師懲戒的權利與義務,首先必須明確其目的是糾正“熊孩子”的不良行為,最終使學生全面健康成長,重點要糾正公眾對懲戒一詞的認識偏差,明確懲戒的事由、方式、程序等硬核,同時要尊重孩子的人格和尊嚴,具體考慮未成年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并和家長及時溝通,增進共識。此外,懲戒還要在有效的監督之下實施,或請家長配合完成,確保其合情、合理、合法,不被濫用。

  好的教育集教書和育人于一體,好的老師要做到寬嚴相濟。曾經被一篇題為《希望你能遇見一位手持戒尺、眼中有光的老師》的文章徹底感動,作者是一位懷有深愛的母親,她不贊同“暴力喂養”的棍棒教育,更反對兇殘的體罰教育,但支持有理有度的懲戒教育。這位媽媽告訴她剛剛入學的孩子:對你要求嚴厲的老師,你不要心生敵意,反而要心懷感激。因為,只有負責的老師才會頂著種種壓力和風險,去苦口婆心或大動干戈地管教你。他期待你成才變好,才如此出力不討好。這是傳道授業的悖論,也是為人師者的深情……如此真誠的文字,道出了很多父母的心聲,贏得廣泛共鳴。

  教不嚴,師之過。如果教師不敢管,不想管,定會增加家長的憂煩,更是學生的悲哀。把懲戒權還給老師,是對教師負責,也是對家庭和未來負責。

上一篇:昨天3中2頭條近46中31!索爾納vs亞拉臘【歐冠推薦+4場分析~】

下一篇:2019年8月3日時事熱點:醉駕將入失信黑名單

5360彩票 卓资县 | 淮南市 | 陆丰市 | 丘北县 | 武宁县 | 涟源市 | 濮阳县 | 灌云县 | 达日县 | 志丹县 | 梁平县 | 安徽省 | 民勤县 | 余姚市 | 密云县 | 顺昌县 | 重庆市 | 岳西县 | 浦县 | 梁平县 | 通海县 | 左云县 | 汤原县 | 巢湖市 | 卓资县 | 宁武县 | 泽普县 | 翁源县 | 海伦市 | 九龙城区 | 抚顺市 | 陇西县 | 鄱阳县 | 鄂温 | 日喀则市 | 石家庄市 | 平谷区 | 固始县 | 桂林市 | 佛冈县 | 韶山市 | 汤阴县 | 明水县 | 伊通 | 海兴县 | 科技 | 扎兰屯市 | 樟树市 | 邢台县 | 丰都县 | 循化 | 贡觉县 | 辽宁省 | 新蔡县 | 措勤县 | 仁布县 | 民乐县 | 布拖县 | 望谟县 | 饶平县 | 金湖县 | 南投县 | 永川市 | 泰顺县 | 吴旗县 | 偏关县 | 冕宁县 | 阿拉善盟 | 扎兰屯市 | 潞城市 | 樟树市 | 亳州市 | 厦门市 | 江津市 | 西昌市 | 沅江市 | 扬州市 | 汾西县 | 司法 | 巫山县 | 克山县 | 嘉定区 | 西安市 | 北辰区 | 上蔡县 | 孟连 | 大厂 | 东兰县 | 乡城县 | 饶阳县 | 天长市 | 漳浦县 | 阿拉善盟 | 纳雍县 | 沐川县 | 钟祥市 | 扬中市 | 合作市 | 江口县 | 苏尼特右旗 | 福贡县 | 巴彦淖尔市 | 南投县 | 扬州市 | 石首市 | 合江县 | 绥阳县 | 建水县 | 阿克陶县 | 册亨县 | 惠水县 | 扎囊县 | 简阳市 | 桐柏县 | 尚志市 | 富蕴县 | 秭归县 | 稷山县 | 金沙县 | 永清县 | 平和县 | 定安县 | 历史 | 云南省 | 双江 | 子洲县 | 环江 | 汕尾市 | 佛冈县 | 齐河县 | 溧水县 | 岐山县 | 来凤县 | 磐安县 | 卢龙县 | 南澳县 | 扶风县 | 调兵山市 | 石城县 | 宁明县 | 楚雄市 | 苏尼特右旗 | 兴义市 | 威信县 | 宁南县 | 内丘县 | 江门市 | 施甸县 | 云梦县 | 亳州市 | 汕头市 | 将乐县 | 凉山 | 神池县 | 南溪县 | 临西县 | 永嘉县 | 河池市 | 延安市 | 吉木乃县 | 长治县 | 吴江市 | 贵溪市 | 肥西县 | 大兴区 | 锡林浩特市 | 新安县 | 鄂托克旗 | 洛川县 | 滕州市 | 白山市 | 白玉县 | 武强县 | 华蓥市 | 土默特右旗 | 山阳县 | 仪征市 | 孝感市 | 天柱县 | 台山市 | 会东县 | 宜州市 | 阳东县 | 平江县 | 大足县 | 阳东县 | 昌吉市 | 辽宁省 | 新营市 | 莒南县 | 麻城市 | 大埔区 | 磴口县 | 南投市 | 泗阳县 | 苍南县 | 五家渠市 | 安新县 | 东乡族自治县 | 乌拉特后旗 | 潮州市 | 苍山县 | 叙永县 | 内江市 | 兰州市 | 屏东市 | 牟定县 | 嘉峪关市 | 建水县 | 新田县 | 西畴县 | 桂平市 | 施甸县 | 渝北区 | 南皮县 | 凉城县 | 正定县 | 安溪县 | 新邵县 | 昌邑市 | 甘孜县 | 西华县 | 钟山县 | 苍山县 | 华坪县 | 凯里市 | 遵义市 | 崇义县 | 海兴县 | 兴宁市 | 丘北县 | 南阳市 | 德阳市 | 大邑县 | 安国市 | 赞皇县 | 上虞市 | 连南 | 金华市 | 云龙县 | 枣庄市 | 宁波市 | 上饶县 | 天津市 | 巩义市 | 桦南县 | 宜兴市 | 饶河县 | 勐海县 | 木里 | 丽水市 |